李玺文:走在书法的路上

时间:2018-07-03 08:46来源:网络 作者:未知
李玺文,生于上世纪60年代的古城西安,长于户县祖庵,自幼酷爱书法。上世纪80年代考入西北政法大学,毕业就职于中国政法大学,工作之余每日习字,渐成书痴。
        李玺文,生于上世纪60年代的古城西安,长于户县祖庵,自幼酷爱书法。上世纪80年代考入西北政法大学,毕业就职于中国政法大学,工作之余每日习字,渐成书痴。
        李玺文似乎对书法有一种格外的偏好,小时候受家学熏陶,后来因为身体原因而练习书法,没想到竟成终身的事业。写字30多年,钟爱写各种古典作品,后来自己也学着写诗,然后再回过头去写字,对书法、对文化又别有一番感触。
  为锻炼手脚开始练字
  正式开始练习书法,是在大学三年级,那时候是1983年。而喜欢书法则是从小就开始了,我生在陕西,文化氛围很浓厚,写字好的人比比皆是,我父亲喜欢书法,还有一位外舅公也喜欢,他们虽非名家,但确实对我影响较大,师长们总是告诉我们,字是人的门面,所以我一直注重练字。
  我是小儿麻痹症患者,右手右腿不灵活,一直想办法锻炼,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,让我觉得写毛笔字可能是一个不错的锻炼办法。那时候我在西北政法大学上学,在学校的图书馆里,偶尔看见了一本印有一页《灵飞经》的字帖,这是一本相传为钟绍京所书的小楷,当时就下定决心,一定要学它。那时候物质条件不太好,也买不起宣纸,就在报纸上空白的中缝里写,恰好可以练小楷。其实直到今天,我依旧觉得《灵飞经》是练小楷的不二选择。
  刚开始写的时候,手经常会抖,不是一般初学写字的人那种抖,而是疾病留下的后遗症。我用左手垫着右手腕,这样就不会抖了。
  十年小楷,再写大字
  从开始学小楷,到2004年左右,大部分时间都是写小楷。期间,我实习、工作,后分配到中国政法大学做教务工作,因为有时候要忙于生活、工作等,并不是每天练习,算下来,写小楷大概有十年。
  十年小楷,也不仅是练字,也会写一些长卷,写过《道德经》、《孔子世家》,有一幅七米长的《道德经》长卷,但不是最长的,最长的我写过六七十米的,也是《道德经》,写了4天时间,一直站着写,太累了,站一会儿就得休息一会儿。不过我自己觉得最满意的作品,写的时间最长的一次则是在英国,当时学校有一个暑期班,我是带队的老师,在那边我用了28天写了一幅长卷,写完后那些外国人都惊讶了,对他们来说,就像天书一般。
  到了2004年以后,参加各种笔会,活动多了,也就开始写一些大字。我学过柳公权、孙过庭,也学过王羲之、米芾,还学过于右任、启功……写书法的人,自然要学习百家,但目的是要形成自己的风格。对我来说,书法是一场几十万米的马拉松,我只跑了不到一半。
  写点儿自己的东西
  书法对于我,可能和别人还不完全相同,不仅是爱好,也不仅是终身努力的事业,同时还是帮助我改变生活的媒介。小儿麻痹的后遗症往往是终身的,但我现在右手写字,一天能写七八十幅。
  中国人说拳不离手,曲不离口,写字也一样,每天都练,成了习惯,也成了生命的一部分。现在我每天最少要写3幅字,要是出外参加笔会之类,就更多了。
  写了几十年,写楷书、写行书、写草书,写《道德经》、《史记》,写唐诗宋词。但老是写别人的作品,总让人有点儿欠缺感,我们开玩笑时说,我们不是书家,而是抄唐诗的赛手。我觉得写书法的人,要有点儿自己的东西,所以到2007年之后,开始学着自己创作一些诗词,自己写自己的作品,又是另外一种感悟,对于书法,对于传统文化,都有不同的认识。
 

(责任编辑:admin)
分享到: 更多
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