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少儿艺教网

李白忆旧游诗草书卷

时间:2014-03-04 11:23来源:网络 作者:未知
《李白忆旧游诗草书卷》,纸本,草书。纵37厘米,横392.5厘米,北宋黄庭坚书法作品,约书于1104年(北宋崇宁三年)。日本京都藤井斋成舍有邻馆藏。


   《李白忆旧游诗草书卷》,纸本,草书。纵37厘米,横392.5厘米,北宋黄庭坚书法作品,约书于1104年(北宋崇宁三年)。日本京都藤井斋成舍有邻馆藏。
    此为黄庭坚书李白《忆旧游寄谯郡元参军》草书卷。据明代书画家沈周考定,此卷为黄庭坚在北宋绍圣年间(公元1094-1098年)被贬黔中后所书,是他晚年的草书代表作。

    此诗书法,深得张旭,怀素草书飞动洒脱的神韵,而又具有自己的风格。用笔紧峭,瘦劲奇崛,气势雄健,结体变化多端,为黄庭坚草书之代表作。
    此卷将怀素瘦韧疾速的用笔,变得瘦硬而起伏多变,并将《怀素自叙》上下腾挪开合的行气章法,变得更为紧凑绵密,让布白空间呈现更多,左右摇曳的疏密对比,构成满纸云烟,飞花乱坠的意象。此卷多用“一笔书”,许多整行皆不换笔,卷舒多姿,把李白诗中惯有的豪迈机变空灵欲仙的意境作了倾情演绎。苏东坡讲“不践古人”,与黄庭坚所谓“方近古人”的宗旨是一致的,即非形似古人,而是对古人艺术的精神会合。黄庭坚得见《自叙》后所作草书一变,并非是苏舜钦等人亦步亦趋的描摹怀素,而是“自成一家”的自家面目。

    忆昔洛阳董糟丘,为余天津桥南造酒楼。黄金白璧买歌笑,一醉累月轻王侯。海内贤豪青云客,就中与君心莫逆。 回山转海不作难,倾情倒意无所惜。我向淮南攀桂枝,君留洛北愁梦思。不忍别,还相随。相随迢迢访仙城,三十六曲水回萦。一溪初入千花明,万壑度尽松风声。银鞍金络到平地,汉东太守来相迎。紫阳之真人,邀我吹玉笙。餐霞楼上动仙乐,嘈然宛似鸾凤鸣。袖长管催欲轻举,汉中太守醉起舞。手持锦袍覆我身,我醉横眠枕其股。当筵歌吹凌九霄,星离雨散不终朝,分飞楚关山水遥。余既还山寻故巢,君亦归家渡渭桥。君家严君勇貔虎,作尹并州遏戎虏。五月相呼凌太行,摧轮不道羊肠苦。行来北京岁月深,感君贵义轻黄金。琼杯绮食青玉案,使我醉饱无归心。时时出向城西曲,晋祠流水如碧玉。浮舟弄水箫鼓鸣,微波龙鳞莎草绿。兴来携妓恣经过,其若杨花似雪何。红妆欲醉宜斜日,百尺清潭写翠娥。翠娥婵娟初月辉,美人更唱舞罗衣。清风吹歌入空去,歌曲自绕行云飞。此时行乐难再遇,西游因献长杨赋。北阙青云不可期,东山白首还归去。渭桥南头一遇君,酂台之北又离群。问余别恨知多少,落花春暮争纷纷。心亦不可尽,情亦不可极。呼儿长跪缄此辞,寄君千万遥相忆。(《李白·忆旧游寄谯郡元参军》)
    黄庭坚既出于苏门,自与苏东坡同气连声,共同倡导“尚意”书风的观念。他极力标举“学养”、“胸襟”、“不俗”和“有韵”,“随人作计终后人,自成一家始逼真。”为书法进一步走向文人生活的空间立下了汗马功劳。他的楷行根源东坡,又融铸《瘗鹤铭》,形成独特的辐射式结构和振动笔法;而主要精力则在狂草,结构富于强烈的开合变化,用笔强调起倒擒纵的灵活运用,又有意识地引进小草的点法,丰富其笔划,章法穿插错落、节奏鲜明,在狂草的形式上贡献了许多新的创造,形成独特的个人面目。《李白忆旧游诗卷》(现存五十二行三百四十余字。原帖已流入日本)十分集中地体现了他在狂草上的形式开拓。
    黄庭坚在晚年回忆自己草书的经历云:“予学草三十余年,初以周越为师,故二十年抖擞俗气不脱。晚得苏才翁子美书,观之乃得古人笔意。其后又得张长史、僧怀素、高闲墨迹,乃窥笔法之妙。” 又云:“元符三年二月己酉夜,沐浴罢,连饮数杯,为成都李致尧作行草。耳热眼花,忽然龙蛇入笔!学书四十年,今夕所谓鳌山悟道书也!” (《山谷题跋》卷七)他从名家周越入手,又追摹苏舜钦,五十六岁左右在四川眉山石扬休家见到《怀素自叙》墨迹,“顿悟笔法,下笔飞动”,草书大进。他的草书代表作均产生于这一时期,如《诸上座草书卷》、《刘禹锡竹枝词草书卷》、《李白忆旧游诗草书卷》等,尤以《忆旧游卷》为代表。
    将黄庭坚草书与怀素草作比较,可以得出两个重要的创作与审美结论。其一,与怀素的相同处,均致力于把草书从实用书写中摆脱出来,成为纯艺术的表现。是对书法创作观念的重大拓展与转变。其二,与怀素的不同处,怀素追求非理性的激情表现,他则追求理性的“风韵”抒发。他与苏东坡有一个共识,即“匆匆不及草”,非实用的草书书写,是要在并不匆忙时候所完成的一种理性的创作活功。
   他说:“元符三年七月二十三日,余将至青衣,吾宗子舟求余作草。拨忙作此,殊不工。古人云:匆匆不暇草。端不虚语。时涪翁年五十六矣。”( 黄庭坚《山谷题跋》卷八《书自草李潮八分歌后》)。可见,山谷非为求诗作书,乃是“求余作草”,“作草”是对实用书写的明确超越。
    作为创作理性追求的另一特征,即是“左规右矩”之论。他说:“楷法如快马入阵,草法欲左规右矩,此古人妙处也。”这是一反常人之见,对“草法”提出了“左规右矩”比“楷法”更为严格的法则要求。他主张“锋藏笔中,意在笔前” 。黄庭坚草书没有怀素那种“忽然绝叫三五声,满壁纵横千万字”的激情气势,而追求用“变化无端”的“用笔之法”所表达的“风韵”之美。他主张学草书当学小草,而认为“大草殊非古”,是一种“俗气”。他还批评这种“俗气”说:“数十年来,士大夫作字,尚华藻而笔不实,以风墙阵马为痛快,以插花舞女为姿媚,殊不知古人用笔也。” ( 《山谷题跋》卷七《书十棕心扇因自评之》)他甚至认为:“欲学草书,须精真书,知下笔向背,则识草书法,草书不难工矣。” 纵观黄庭坚草书,虽结字、章法开合很大,但用笔大多迟缓,以小草法作狂草,戮力于草字造型的视觉形式感,故被米芾调侃“黄庭坚描字” 。黄庭坚草书是盛唐草书之后的又一个里程碑,但已失去张旭、怀素极富激情和浪漫气质的盛唐气象了,这与他作为重理趣的宋诗代表人物的审美趣味是异曲同工的。
(责任编辑:admin)
分享到: 更多
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发布者资料
仝丽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:高级会员 注册时间:1970-01-01 08:01 最后登录:2014-03-14 16:03